衔玉归

女权主义者(不平权)
想象,是发现的本质
我的笔即是我的剑

聊五块的

今天看到《我在他乡挺好的》里面胡晶晶那糟糕的一天,直至她的死亡……

心里难受的喘不过气。有些是因为她那些倒霉的经历和我自己日常倒霉水逆没什么两样,有些是因为我真的心疼这个女生。

她努力让所有人开心了,唯独自己不开心。

但这种突然想要放弃自己生命的念头真的特别可怕。

起意的时候,它是慢慢地、静静地,不知不觉就侵占你的大脑。你若是意识虚弱一点,很有可能就会做出傻事。

我曾在初中的时候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那时候学习压力好大,我爸妈虽然不给我施加压力,但我还是因为题目错的多而暴怒。

有时候因为生自己的气,会拿笔扎自己的手,打自己耳光……

就在那个很安静的午后,别的班在上课,我们班在上体育课。我偷懒没下去,然后我走出教室,看见阳光照在走廊里,很安静。

我们在六楼,所以一眼看去都是郁郁葱葱的树。

我就一边走向拦台,一边想:我要是从这跳下去,会怎么样?

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在我精神毫无任何疾病且生活还算不错,家庭合睦,朋友有爱的情况下。

我竟然会有跳下去的冲动。

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爬上去了。

这时候吹过来一阵轻风,把我吹清醒了,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发抖着赶紧跳回走廊。

我一想到那个场景就害怕。

如果没有那阵风,我是不是已经坠落楼底?

可能被问起来的时候,我的父母朋友都会悲伤且不解地说:

“她一直挺好的啊,也很开朗。怎么会突然自杀呢?”

之后,我一直很小心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努力将一切俗世外物看淡。因为在我看来,只要死不了,那就都不是大事。

就像有钱人眼里,只要钱能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区别在于:我们没钱的,只有这条命最宝贵了。

我在想,如果我是胡晶晶,在一股脑儿倒霉事全堆上来的时候我该怎么做?

我想,我会报复性消费,把身上全部的钱花光,然后买最快的回家车票,找我妈哭诉哭诉,再逍遥一阵子,等心情好点了继续找新工作。

事实证明,找妈不丢人。父母不就是给你依靠、当你后盾的人?

如果家庭尚且和睦,在困难的时候硬撑着不去找父母求助,情绪的线迟早会崩断。

如果真的没有父母做依靠,我想我会尽情的发泄,不计后果的发泄。

我想活着,我不想死。

在我没有害死别人的情况下,这个社会还是会包容我带来的微不足道的小麻烦的。

最后还有一招:逃避。

有时候我会遇到一些棘手,解决不了的事。我实在搞不定我会逃跑,我会躲避,我会冷处理。等差不多了,事儿也会过去。

在我没有害死别人的情况下,这个社会还是会包容我带来的微不足道的小麻烦的。

我道德不算高尚。我想活,我强烈的想活,我曾在鬼门关前站了一站,因此我更知道活着的可贵。

人活着还有其他的开心,死了就没有开心了。

评论 ( 3 )
热度 ( 11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 衔玉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