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玉归

女权主义者(不平权)
想象,是发现的本质
我的笔即是我的剑

第一章:从头再来

重开新坑,打算过半再同步晋江。这个故事直说,就是一个复活的姐姐亲手把家搞到家破人亡的故事。


她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是邪魔,是摆脱不掉的梦魇。

前世死的憋屈,重生之后,她要将怨恨尽数返还。


徐小媛有一个冰冷的家,家里有一对重男轻女的父母和吸血鬼弟弟。

从小,她就受着父母的不平等对待。她被弟弟责打、被父母辱骂。骂她是女孩,赔钱货,活着浪费钱。

这让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后来,她逃出了家,再也不回来了,但父母的阴影仍笼罩着她。

他们追着她要钱,弟弟追着她要钱,仿佛要把她榨干才算完。

她吞下安眠药死去,灵魂弥留之际,还能看到父母抬着她的尸体扔在房东家门口闹着要赔...

2021-08-02

聊五块的

今天看到《我在他乡挺好的》里面胡晶晶那糟糕的一天,直至她的死亡……

心里难受的喘不过气。有些是因为她那些倒霉的经历和我自己日常倒霉水逆没什么两样,有些是因为我真的心疼这个女生。

她努力让所有人开心了,唯独自己不开心。

但这种突然想要放弃自己生命的念头真的特别可怕。

起意的时候,它是慢慢地、静静地,不知不觉就侵占你的大脑。你若是意识虚弱一点,很有可能就会做出傻事。

我曾在初中的时候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那时候学习压力好大,我爸妈虽然不给我施加压力,但我还是因为题目错的多而暴怒。

有时候因为生自己的气,会拿笔扎自己的手,打自己耳光……

就在那个很安静的午后,别的班...

2021-07-29

《朋友》

【好困……先发了,明天再修文】


“girl loves gir”


-

课间。

高中生的课间永远是那么的有活力,没有课上的压抑,到处都充满着欢快的气氛。

“朴仁正君!”

“略略略,怎么样?”

男孩恶作剧,解卝开少卝女的头绳。女孩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刘秀妍气愤地举起拳头向男孩打去,结果捶在他的胳膊上,只是轻轻一下。

被称作朴仁正的男孩玩够了,感觉没什么意思,便随手将头绳扔给女孩。

“男孩子真讨厌!”刘秀妍一边扎头发,一边嘟着嘴气鼓鼓道。

朴仁正心中不屑,嘴上也不客气:“你们女孩子整天为了男生勾卝心卝斗卝角,嫉妒来讨厌去的,又比我们好到哪?”

多...

2021-07-04

既得利益者的死亡

转卝世登记处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无聊之时,解楠宝开始回忆起了他刚刚结束的人生。

解楠宝这一世过得十分不舒心——至少成年之后,他觉得自己每一天都不快乐。仔细盘算一下,解楠宝发现自己最快乐的时候就是童年时期了。

那时,他的降生让全卝家人都高兴坏了。

父母爷奶排着队唆着他两卝腿之间的丁点儿,还大摇大摆的抱着他开着裆在满月酒宴上绕大堂一周,为了向亲朋好友展示他的性别。

随后成长的过程中,他记得自己总是没有错的,并且随便做点什么就能得到近乎谄媚的夸奖。

他第一次开始走路了——“我家卝宝真厉害,居然会走路了!”

他拉裤兜里了——“我家卝宝真厉害,居然拉裤兜里了”

他欺负同龄女孩了——“我家...

2021-05-18

末日猜想——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前言:没别的意思,就是反击。诶,就是玩,就是想


有这么一艘小船,荡荡悠悠漂浮在海面上。


船上有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他们是这个世界上仅剩的人类。


这时,其中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提议:人类文明需要我们延续,我们吃了这个女人。


另一个男人还没表态,女人冷笑道:“好一个人类的延续。难道你不清楚自己是没有繁衍功能的吗?你很清楚,吃了我,过不久你们两个都会饿死,根本没有未来可言。你只不过轻视我的人卝权,觉得我是个可以随你们处置的下等人而已。”


说完,女人对另一个男人说:“我给你一个选择,我们合作杀了他,得到一阵子口粮,我还可以和你合作繁衍,真正做到人类的延续。”...


2021-05-02

【短篇小说】楼上

"ТMD烦死了,天天吵吵。"

"如果让楼上的人消失,你愿意吗?"

———

宅男阿福的楼上,903的住户一夜之间突然暴毙在家。死者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脖子 上有一道勒痕,初步判断是被人用绳子勒住脖子窒卝息而死。

这903原本住了两个人,一个小伙,一个姑娘,两人合租。

不过姑娘最近因为赶工程一直在单位住着没回来,因此算是逃过了一劫。

这个案卝件一度在本地闹得轰轰烈烈,因为案发现场几乎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现场连打斗痕迹都被凶手抹的一干二净。死者只是个普通人,平时工作朝九晚五的,完全没有查出和谁有过过节。

再加上这是一栋非常老旧的居民...

2021-03-06

乔治艾略特在《女作家写的蠢故事》里有将一类女性作家写的小说命名为“女帽类”小说。


科普:女帽类小说(mind-and-millinery species),作者借由英国女士们都十分喜爱的帽子来暗讽女作家的作品虽然样式纷繁、精巧别致,但基本上都虚有其表、华而不实。


作为一个思想非常容易乱飞的本人,突然联想到了如今的文学作品中,女性的形象。


男作家笔下的女性不在今日我聊天的范围内。我今天就小谈一下作为女人自身,她们塑造的女性形象和其成就与功能。


其实女性形象从早期到如今是有过变化的。这一点,从电视剧的流行趋势里就能很...

2020-12-27

【恐怖小说】头疼镇

⚠️‼️

1.🈲️晚上食用,我怕你吓到睡不着

2.故事告诉我们什么?欢迎评论区讨论💨但有跟我抬杠的杠精直接小黑屋飞了你哦:)


——————————————————————

最近,我所生活的小镇流行着一种头疼病。

患病的人几乎没有什么共同点,但人数非常多。发病的时候据说会痛到生不如死,仿佛脑袋被扔进绞肉机里一样。

为什么我会用“据说”呢?

因为我并没有患上这种病,因此也没法感受到他们所说的“碎骨之痛”。

这样的症状持续了半个多月,根据新闻播报,头疼症以男性居多,女性也有,但是非常少。

小孩最少,十岁以下几乎没有病患。

而大多数人去医院检查,也检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2020-08-03

饼干🍪

我们如此被动,就像一个面团

被模具压下

我们就是不合模具的边角

撕下整体之后到处流浪

好不容易寻到一处

我们揉和在一起

直到下一个更小的模具压下

我们再流浪

直到最后,我们成了一个个

模范饼干胚

2020-07-17

【遇鬼记】红线

灵感来源于我的一个梦,不要当真


-

【我不会知道,那一根红线何时会在我身后】


“叮咚!”微博又一次刷新了,我看着首页抬头的广告栏上赫然登着一个陌生的名字,在心里不停地祈祷着——祈祷着别是她,不会是她。

虽然我并不认识这个人。

-

最近我所生活的城市很不太平,因为城市里出现了一个连环杀人魔。

这个杀人魔每一次犯案都会挑年轻女性下手,用一根细长的红线勒住了她们的咽喉,夺取她们的生命。

尽管警方用尽方法去调查,仍没办法找到一丝线索。

一时间,城里人人自危。

尤其是年轻女孩。

在市长耳提面命的警告下,女孩们都决定减少外出,如果必须要出门的话,需要有人陪同才行。

-

其...

2020-07-12
1 / 2

© 衔玉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