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玉归

女权主义者(不平权)
想象,是发现的本质
我的笔即是我的剑

第一章:从头再来

重开新坑,打算过半再同步晋江。这个故事直说,就是一个复活的姐姐亲手把家搞到家破人亡的故事。


她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是邪魔,是摆脱不掉的梦魇。

前世死的憋屈,重生之后,她要将怨恨尽数返还。

 

徐小媛有一个冰冷的家,家里有一对重男轻女的父母和吸血鬼弟弟。

从小,她就受着父母的不平等对待。她被弟弟责打、被父母辱骂。骂她是女孩,赔钱货,活着浪费钱。

这让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后来,她逃出了家,再也不回来了,但父母的阴影仍笼罩着她。

他们追着她要钱,弟弟追着她要钱,仿佛要把她榨干才算完。

她吞下安眠药死去,灵魂弥留之际,还能看到父母抬着她的尸体扔在房东家门口闹着要赔偿,还翻箱倒柜地搜刮着她最后的剩下的那点钱。

七月大暑天,尸体已经有了异味。

但徐小媛却觉得,再热的日头,也暖不了她已经上了霜寒了的心。

 

徐小媛睁开眼,发现自己并没有到地府。她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熟悉到骨子里的老地方。

这个地方,让她一想起来就浑身颤抖:

她的家,她出生的地方。

徐小媛还没有搞清楚为什么自己没有去阴曹地府,反而又回到家里来的时候,她的弟弟徐小龙哒哒哒跑进来,趾高气昂的骑在她脖子上,揪着她的头发,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含糊地说着:“陪我玩陪我玩”。

徐小媛震惊了。

因为她和弟弟是双胞胎,是一般大的。

如果眼前这个五六岁的小鬼是自己的弟弟,那么……

她一把将骑在身上的弟弟给拂在地上,自己踉踉跄跄地跑到穿衣镜面前照了起来。

破旧的小衣服,脏兮兮却有些营养不良的脸,原本怯生生的眼神如今是冰冷,沉静,没有一丝感情。

这,就是徐小媛,是26岁惨死的徐小媛,重生回了六岁的自己,并借了自己的壳。

徐小媛不由得怔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再活了一次,还是活在了她最痛苦的那个时候。

那个还没对父母死心,一心想讨好他们,乞求能分到一点爱的时候。

那时候她不懂,以为自己乖一点,退一点,予取予求一点,爸爸妈妈就能喜欢自己了。

实际上,在她死了之后才知道,这两个人是永远都不会喜欢自己的……

一旁被她毫不犹豫拂下地的弟弟,脑袋磕到了地上,他愣了一下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被人扔了出去,于是在地上又泼又滚,像翻了面的乌龟一样,四角蹬天,又哭又闹,好几次还被口水呛到。

被惊动李慧娟拎着擀面杖冲了进来,看到自己的好大儿躺在地上哭,心疼地将他抱起来,哄着他:“乖乖,我的心肝儿肉诶,怎么了,跟妈妈说。”

好大儿徐小龙被眼泪糊了眼,看不清东西,只听见妈妈在说话,于是抽抽嗒嗒道:“姐姐推我,姐姐推我,她把我从床上推了下来呜呜呜。”

李慧娟听到儿子泪眼婆娑的控诉,登时怒从心头起,她一手抱着徐小龙,一手抄着擀面杖,嘴里骂骂咧咧,到处在家里寻找徐小媛。

结果哪里有女儿的一点踪影?

难不成着臭丫头还能凭空消失不成?

评论 ( 9 )
热度 ( 13 )

© 衔玉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