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玉归

女权主义者(不平权)
想象,是发现的本质
我的笔即是我的剑

第一章:从头再来

重开新坑,打算过半再同步晋江。这个故事直说,就是一个复活的姐姐亲手把家搞到家破人亡的故事。


她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是邪魔,是摆脱不掉的梦魇。

前世死的憋屈,重生之后,她要将怨恨尽数返还。


徐小媛有一个冰冷的家,家里有一对重男轻女的父母和吸血鬼弟弟。

从小,她就受着父母的不平等对待。她被弟弟责打、被父母辱骂。骂她是女孩,赔钱货,活着浪费钱。

这让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后来,她逃出了家,再也不回来了,但父母的阴影仍笼罩着她。

他们追着她要钱,弟弟追着她要钱,仿佛要把她榨干才算完。

她吞下安眠药死去,灵魂弥留之际,还能看到父母抬着她的尸体扔在房东家门口闹着要赔...

2021-08-02

聊五块的

今天看到《我在他乡挺好的》里面胡晶晶那糟糕的一天,直至她的死亡……

心里难受的喘不过气。有些是因为她那些倒霉的经历和我自己日常倒霉水逆没什么两样,有些是因为我真的心疼这个女生。

她努力让所有人开心了,唯独自己不开心。

但这种突然想要放弃自己生命的念头真的特别可怕。

起意的时候,它是慢慢地、静静地,不知不觉就侵占你的大脑。你若是意识虚弱一点,很有可能就会做出傻事。

我曾在初中的时候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那时候学习压力好大,我爸妈虽然不给我施加压力,但我还是因为题目错的多而暴怒。

有时候因为生自己的气,会拿笔扎自己的手,打自己耳光……

就在那个很安静的午后,别的班...

2021-07-29

既得利益者的死亡

转卝世登记处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无聊之时,解楠宝开始回忆起了他刚刚结束的人生。

解楠宝这一世过得十分不舒心——至少成年之后,他觉得自己每一天都不快乐。仔细盘算一下,解楠宝发现自己最快乐的时候就是童年时期了。

那时,他的降生让全卝家人都高兴坏了。

父母爷奶排着队唆着他两卝腿之间的丁点儿,还大摇大摆的抱着他开着裆在满月酒宴上绕大堂一周,为了向亲朋好友展示他的性别。

随后成长的过程中,他记得自己总是没有错的,并且随便做点什么就能得到近乎谄媚的夸奖。

他第一次开始走路了——“我家卝宝真厉害,居然会走路了!”

他拉裤兜里了——“我家卝宝真厉害,居然拉裤兜里了”

他欺负同龄女孩了——“我家...

2021-05-18

“为什么你不说话呀”

“为什么你不说话呀?”

因为我被戴上了口舌枷

只要我想表达什么

那枷锁上的铁刺

便会将我的唇、我的舌

扎的鲜血淋淋

后来

“为什么你不说话呀”

“因为她已悄无声息的si了”

2021-04-13

燕三娘(2)

戴锦怡的捕快生涯伊始并不算十分顺畅。因她是女子之身,免不了叫人小看了去。


男人吃酒顽笑不带她也就罢辽,她也对这些并没有兴趣。但在执行公卝务之时,他们也心照不宣地将戴锦怡落下,让她看起来像个闲人,只用伫立在衙门就行。


这让戴锦怡十分恼火。


所幸她家里是开武馆的,她自小也算是在男人堆里混着长大,自然有法子让他们对自己尊重起来——毕竟她拳脚功夫算此中一流,新县的賊和新县的捕快,没有不折服的。


于是在豪爽性格和彪悍的拳脚并施下,其他捕快都心服口服的接纳了她。


县令原以为戴锦怡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过几天捕快的日子就会因为吃不了苦逃走了。结果她竟能坚持下来,还与其他人打...

2021-03-13

燕三娘(1)

江东必胜武馆的千金戴锦怡,在十六岁这年踏上了自立的路,去了新县,应了招募成了一名捕快。


原本,新县衙门上下从县令到捕头,都不想招这么个丫头片子。


但奈何时逢旧朝覆卝灭,新朝初立,久经战乱,民生凋敝。从官府到百姓,日子都不好过。莫说他们这样的小县城,就是那繁华大都城,官家也都有人手不足的问题。


其实按规矩,他们再缺人手,也不该将女孩招进衙门。但是,当新县县令看着自己的捕快手下被戴锦怡打趴在地上直哼哼时,还是松了口。


于是,必胜武馆千金戴锦怡,成了新县捕快戴锦怡。


县令怜她一个女子初来乍到没有住处,便安排她和自己盲眼老母亲住一块,平日有空能照看一下老人家便算是抵了租子...

2021-03-12

© 衔玉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