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玉归

女权主义者(不平权)
想象,是发现的本质
我的笔即是我的剑

昨天翻了翻我的同人文

简直不堪入目

无论从文笔还是剧情上来说

都透露着一种幼稚的感觉。

这还是我半年多以前写的


我一直奉行文字的实用性,写小说也好,写讽文也罢,都尽量用很少的修饰词语,一直用最普通的叙述方式来写。

但为什么还是会有这种情况呢

我多想让我的文字冷冰冰硬邦邦还很尖锐


最近半年不曾动笔,已经到了只是写写微博都会语无伦次错字连篇的程度。

感觉自己智商在退化,小脑在萎缩。

进步没有,一直在退步。

评论 ( 2 )

© 衔玉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