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玉归

女权主义者(不平权)
想象,是发现的本质
我的笔即是我的剑

我真是求求某位文理双修的大佬了

不会说话就别说了

嘴上说着并没有歧视文科的意思,自己的行文和转评都在贬文抬理。

哦?假定学文的都会被男权文化洗脑,都没有自己的思想,都学不出头,都死读书——这就是你的不歧视?


哈我还以为学文学理都能发光发热才是不歧视呢😅


我从来不认为,学文或者学理哪个更有用。我一直都是实用主义者,哪个能让你上好大学考高分,你就上哪个。

哪个让你学的更轻松,不痛苦,你就学哪个。

别整的好像谁谁谁说女孩学文好,有个人听久了理科自然不好。

只能说这个人她确实不适合学理。

再说,适不适合学理——都九年义务教育➕一年高中学习过去了,都没让你想清你到底适合学啥吗...

2021-09-21

昨天翻了翻我的同人文

简直不堪入目

无论从文笔还是剧情上来说

都透露着一种幼稚的感觉。

这还是我半年多以前写的


我一直奉行文字的实用性,写小说也好,写讽文也罢,都尽量用很少的修饰词语,一直用最普通的叙述方式来写。

但为什么还是会有这种情况呢

我多想让我的文字冷冰冰硬邦邦还很尖锐


最近半年不曾动笔,已经到了只是写写微博都会语无伦次错字连篇的程度。

感觉自己智商在退化,小脑在萎缩。

进步没有,一直在退步。

2021-09-10

越想越生气

我一定要想办法证明亚洲大战是真的

有姐妹组队一起考证吗

2021-08-23

分享一下我是怎么写打戏的:

参考布袋戏口白

2021-08-18

第一章:从头再来

重开新坑,打算过半再同步晋江。这个故事直说,就是一个复活的姐姐亲手把家搞到家破人亡的故事。


她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是邪魔,是摆脱不掉的梦魇。

前世死的憋屈,重生之后,她要将怨恨尽数返还。


徐小媛有一个冰冷的家,家里有一对重男轻女的父母和吸血鬼弟弟。

从小,她就受着父母的不平等对待。她被弟弟责打、被父母辱骂。骂她是女孩,赔钱货,活着浪费钱。

这让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后来,她逃出了家,再也不回来了,但父母的阴影仍笼罩着她。

他们追着她要钱,弟弟追着她要钱,仿佛要把她榨干才算完。

她吞下安眠药死去,灵魂弥留之际,还能看到父母抬着她的尸体扔在房东家门口闹着要赔...

2021-08-02

聊五块的

今天看到《我在他乡挺好的》里面胡晶晶那糟糕的一天,直至她的死亡……

心里难受的喘不过气。有些是因为她那些倒霉的经历和我自己日常倒霉水逆没什么两样,有些是因为我真的心疼这个女生。

她努力让所有人开心了,唯独自己不开心。

但这种突然想要放弃自己生命的念头真的特别可怕。

起意的时候,它是慢慢地、静静地,不知不觉就侵占你的大脑。你若是意识虚弱一点,很有可能就会做出傻事。

我曾在初中的时候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那时候学习压力好大,我爸妈虽然不给我施加压力,但我还是因为题目错的多而暴怒。

有时候因为生自己的气,会拿笔扎自己的手,打自己耳光……

就在那个很安静的午后,别的班...

2021-07-29

完全忘记自己写文的初心

总会把怨气发泄在文字里

现在更是一个字都写不了

每天问一遍自己

你真的会写文章吗?

2021-07-15

能让我拍手称妙的女权小说很少。

虽然我文笔差,但是我口味叼。

无脑爽没内涵不是我的菜

但我要疯狂给《蚁群》打电话📲

😭😭😭😭我要把这本推为近几年来我最爱的小说top1

2021-07-10
1 / 10

© 衔玉归 | Powered by LOFTER